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技术 >
武汉黄陂村民挖断山路阻止臭淤泥运进村 环保局介入调查
* 来源 :http://www.ggsfbd.cn * 发表时间 : 2020-03-11 13:05

两年来,一车车不知道来源的黑色淤泥不断运到湖北武汉市黄陂区李家集街道办事处驻河村,倾倒在山头上挖好的一个个坑里,臭味让村民们苦不堪言。村民估计倾倒的淤泥达千吨以上。

村民们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为了不让难闻的淤泥运进村,去年夏天,驻河村村民挖断了村里进山的山路,村妇女主任差点被倾倒淤泥的人殴打。

7月4日,黄陂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经过初步调查,倾倒淤泥的公司负责人称倾倒的是生物肥料,该负责人提供了淤泥检测合格的证明。环保局已经责令倾倒的公司对淤泥进行掩埋,并将加强监管。

倾倒的是不是全是生物肥料?会不会对周围水体造成污染?上述负责人表示,环保局将继续展开调查。

“路过这里就赶紧走,下雨天雨水将淤泥冲进水库和鱼塘。”上述刘姓村民说,鱼塘是他老板刘玉生承包,因为淤泥冲进塘里造成翻塘,老板曾多次投诉。而倾倒淤泥的,是附近村民吕延清。

刘玉生向澎湃新闻出示一份2016年9月1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合同显示,武汉绿盎生物循环利用有限公司的吕延清和几十个村民签订合同,租用了山地314.2亩,年租金为每亩31元。

吕延清告诉他们承包土地是为了种树,谁知道合同签订第二个月,就开始倾倒淤泥。近两年时间里,没有种一棵树。

刘玉生说,此前村民举报后,李家集街道曾制止吕延清倾倒淤泥,但断断续续仍有渣土车前来倾倒。来的都是能装几十吨的大卡车,有时候一天要倒三五车。他还曾用自己的农用车堵住山路,遭到威胁。刘玉生指着对面一个山头说,上面也挖了几十个大坑。同时,倾倒淤泥的还新修了一条山路。

村民们估计,倾倒在向阳村、驻河村的淤泥上千吨。“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有什么危害,叫我们如何生活?”

在刘家冲口湾附近,竖着多块“饮用水二级保护区”的标牌,附近是李集水厂。村民们表示,雨水冲刷后,这些淤泥会顺着沟渠河流流走,最终会流入长江。

“在这里倒这么多臭泥巴,谁还敢来玩?路过去蝴蝶谷的游客,会有心情么?”附近有农庄工作人员说。

7月3日下午,黄陂区水务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经过核实后表示,李集水厂取水未遭到污染。但这处堆场是否位于“饮用水二级保护区”内,需要向环保局核实,保护区域是由环保局划定的,“二级保护区内肯定是不能倾倒这些东西的”。

当日下午,黄陂区环保局办公室陶姓主任表示,此前从未接到过村民举报,已派李集执法中队前往现场调查。据现场调查反馈的信息,倾倒淤泥方表示,倾倒的是肥料,因为山体贫瘠,倾倒肥料为了种树。执法中队还将于4日早上再次前往现场调查。

陶姓主任表示,李家集街道人大工委主任张家平负责环保,村民投诉情况可向其了解。

4日下午,澎湃新闻多次拨打张家平电话后,其短信回复称,4日上午区环保局和街道环保都到现场了解,并召集了业主。为何村民屡次投诉未得到解决?张家平称,环保局已经有结论。

有村民4日早上告诉澎湃新闻,澎湃新闻到现场调查后,刘家冲口湾的山上来了十几台挖机彻夜施工,将倾倒的淤泥掩埋。有人前往村民家中做工作,希望他们不再举报。

4日下午,陶姓主任告诉澎湃新闻,经过该局执法人员调查,山地的承包手续齐全。吕延清称倾倒的是生物肥料,是为了肥沃土地用来种绿化林和油茶,这些生物肥料是污水处理厂的污泥,循环利用加工而成,生物肥料有质监部门的许可证。吕延清唯一没有做足的是没有覆盖,导致有异味。

至于是不是需要这么多肥料,陶姓主任表示,这是由生产方决定的。环保局已经要求吕延清填埋污泥后需要覆盖,并且加强监管。

“他种树真是不计血本。”村民认为,按照吕延清的这种说法,为了种树,两年时间运来这么大量的生物肥料,挖机长期作业,村民挖断路后又花费数万元修路,绿化林、油茶树能赚这么多钱么?即使吕延清手里有质检部门的许可证,那倒在这里的淤泥是不是都是经过处理的呢?大量的淤泥经过渗漏、雨水冲刷,会不会对附近水体产生影响呢?

5日、6日,澎湃新闻多次拨打吕延清手机,其并未接听,至发稿时也未回复短信。

记者将村民的疑问转达给黄陂区环保局,陶姓主任表示,此次调查并未调取吕延清的进货凭证,也暂未调查这些东西会不会污染水体,暂不会发布通报。因为该局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举报,环保局将针对这些疑问,继续展开调查。